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缅华同侨之家

搭建海内外缅华同侨沟通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由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创建。宗旨:广泛联系归侨侨眷、华侨华人及海内外缅华团体。团结互助,增进友谊,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为创建和谐社会,祖国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添砖加瓦。

缅甸景栋的岁月  

2011-02-26 21:08:11|  分类: 华文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甸景栋的岁月

晨 阳

景栋, “浆冻”(缅文),是缅甸东北部掸邦地区的一个小城,其东边与泰国毗邻,北部与中国接埌,毗连闻名遐迩的“金三角”。1959-1960年,家父母受“教联”派遣前往景栋任教,我曾随之两次到过景栋,留下了难于忘怀的追忆……。

乘坐飞机的兴奋与惊险

仰光至景栋,只有飞机最便捷,由于缅甸地形北高南低,坐飞机似“爬山”。即便如此,年仅10岁出头的我,一听说要坐飞机了,心想,飞机飞这么高,吃喝拉撒下来的会弄脏人吗?……。

或许是飞机 “爬山”之故,起飞后人的耳朵嗡嗡直响,有点疼,母亲示范着教我们捏紧鼻孔,嘴巴合拢吹气之法即通,我照着做,果然凑效。飞机途经“火荷”(缅文“黑荷”),停留加油,旅客得下飞机休息,我们全家下飞机后,到机场附近一家简易的面包店消费,店主印度人烤着沾有鸡蛋的面包,煎着“哈勃”( half-boiled,半生熟)的鸡蛋,或许是旅途的劳累,我们肚子还真饿了,喝着印度人熟练地把茶壶从高处来回冲进茶杯的“红茶”,吃着烤面包加煎鸡蛋,美滋滋极了,抵达景栋机场已是下午了。

1959年初,由于家母不适应景栋的寒冷气候,母亲带我们又从景栋返回仰光。记得飞机刚起飞不到30分钟,机长竟然到机舱宣布,飞机无油了,现在由它自己滑翔,望旅客们作好空降的准备,能到达“火荷”则罢,若无法滑到,则大家准备降落伞跳落。我当时极紧张又害怕,怎么高的空中跳下来,若降落伞的绳子一断,人岂不呜呼哀哉?……还好那次真的滑翔顺利安抵 “火荷”,飞机加了3个小时足油后飞到了仰光。

两层楼的木屋——景栋华公

2011年02月26日 - 伊水南流 - 山山皆北向,条条南流水

  (全家摄于1958年校门口,右边第一人为笔者)

一、艰苦的生活环境

景栋华侨公立学校(简称景栋华公),创办后父亲任首任校长,陈华平师(现居香港)任教务主任,母亲为教师。学校门前的校牌,即是父亲以楷书之亲笔。

学校的“教学楼”与“宿舍楼”合二为一,是一幢两层楼的木屋,相似于香港电影《一板之隔》。底层以砖头砌成,每班教室以木板隔开,二楼均是木板建筑,面向大门的一间约10多平米的房间,就是“校长”的宿舍加办公室。我们家门口就是我就读最高班的教室加食堂;从仰光或校外聘请的教师,分男女分别住在两间房间里;厕所、浴室在楼下挨着大楼,分男女公用;吃的用的是以轱辘打的井水;厨房顾用了掸族小伙子“阿索”来为我们及住校老师煮饭。“阿索”按掸族人的烹饪煮给我们吃,难怪乎三妹经常吵着母亲要吃“树下的肉”(即在大树下广东人卖的封猪肉)。

在景栋,每到风雨交加的季节,屋顶、木板隔缝都会漏水、渗水,或以面盘接水,或以塑料纸挡雨,大有“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的状况,我就是在这样的简陋的条件下,基本上完成了初中的学业。

二、难忘的初中学业

在景栋华公,我就读于全校最高班小学六年级。全班还不到20个同学,可是大家都非常珍惜学习的缘机,认认真真读书,老师们勤勤恳恳教学;当时我常对弟妹们说,我们的父亲既为校长,不能丢老爸的脸,必须读好书,虽然我不是什么班上的尖子,但成绩排在全班5名之内。父亲既当校长又兼我们班的课,业余时间,还教我们写“美术字”,我至今还能比画,就是那时学的。学校经常举行体育比赛,我参加了学校的乒乓球比赛;组织篮球队,有原仰光南中红队的黄跃华(黄万诚,现在缅甸土瓦)老师当队长,经常与当地的侨团篮球队举行比赛;为保持与当地其他学校一致,学校也组织了童子军,进行队列训练,拔河比赛等等。

1959年我在缅甸仰光南中读了一个学期的初中一(跃进班)后,再次随家母返回景栋,重返景栋华公,因学校最高班级是初中一年级,我只得重读,耽误了一年学业。待1961年回仰光南中时,才又插入初中毕业班(火箭班)。

我们的班主任是仰光南中毕业的青年陈忠民老师(现在湖北孝感),他兼教语文。学校采取祖国当时推行的“五环节”教学,即45分钟一堂课,分五个环节:复习巩固上节课、讲解新课文、学生提问解答、老师归纳、布置作业。学校提倡师生互动的“启发式”教学,老师们还互相听课、取长补短,从而杜绝了“灌鸭子”,每一堂课学生都保持着旺盛的精神听讲,当节课就能“消化”新学的知识。我上了一天的课后,基本上是做完作业,就OK了,觉得没什么压力和沉重的负担。学习外语,得学英文、缅文。英文读的课文有阿拉伯神话传说,什么“Long long ago……”巫明亮老师(景栋)念完解释毕课文,就要求我们齐声朗读,教完一课就得背诵,然后给每一位打分,作为学期成绩的参考分数。缅文程度因地适宜,较仰光华文学校程度低,我回仰光后加把劲才得于赶上。体育课是黄跃华老师教的,得去学校隔马路的篮球场上;陈华平老师兼教我班的物理,还给我们做“水的浮力”实物试验呢。

荣获掸邦“摆”文艺演出桂冠

缅甸话在景栋是不流通的,当地人多讲掸族话(与泰语相似);华侨多为广东潮州人,少部分福建人,由于地处山区,无法及时看到祖国的画报、书刊,信息传播闭塞。景栋华公的创办,使得华侨子弟能读到中文,从而也激发了华侨们的爱国情愫。

缅甸掸邦地区每年有一次“摆莎”文艺演出比赛,1960年为了参加比赛,景栋华公从校长、园丁到学生,全校动员,积极排练,排练场地就在楼下;没有乐队伴奏,或就地取材,或到仰光买回小提琴、班卓琴、笛子等等;没有服装,家母与女教师们每天晚上加班加点自己制作。我们家排行一、二、三的兄弟妹都参与,把一座原来到了晚上就冷清的木屋,热闹起来了。

我既要学弹班卓琴、学拉小提琴,又要学跳《阿细跳月》的舞蹈;二弟学弹班卓琴;大妹年仅7岁,学跳缅甸舞蹈《瓦城的花朵》、《成功吧》(昂巴丝)。教跳舞蹈的陈翠兰、黄英眉二师往往为了一个舞蹈动作、一个队列造型,互相探讨至深夜;教导主任陈华平师会拉小提琴,经常听他拉着《花儿与少年》等歌曲,在他耐心地指导下,经过自己磨破手指头的刻苦练习,我不会拉出“杀鸡”之音,能与乐队凑合了。

虽然都没经过专业培训,也许是音乐、舞蹈的天赋吧,经过彩排一看,我们还真是有板有眼。可老师们仍精益求精,乐队节奏不准,舞蹈动作不齐等都经过精雕细琢。到了“摆”文艺演出,上台一亮相,哇塞!还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荣获了冠军。

2011年02月26日 - 伊水南流 - 山山皆北向,条条南流水

 

2011年02月26日 - 伊水南流 - 山山皆北向,条条南流水

  (前排坐着右起第2位为大妹;最后一排右起第2人为笔者)

学校为参加演出的师生全体合影,每人颁发一张照片,至今我还保留着。

童子军活动留影

学校为与当地其他华文学校一样,由陈华平、黄跃华二师负责,组织了一个童子军团,以每班为一个中队,中队下有一个小队。

童子军有统一的制服、军帽,学习如何抢险、绑绳索,对暗号;举行拔河比赛,参加“摆莎”演出等等。童子军还有一个义不容辞的义务:保卫学校。我与二弟都参加了童子军,当我们兄弟俩穿上“军服”、戴上“军帽”,立个正,行个童子军礼,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感到非常自豪。童子军经常组织课外活动,有一次活动,我们还照相留念了。

2011年02月26日 - 伊水南流 - 山山皆北向,条条南流水

 

暑假随父母及老师泡温泉

景栋的气候有别于仰光,如祖国大陆一样同有四季,仰光只有3季,可在景栋,到了冬天,得穿毛线衣、外套;晚上睡觉得盖棉被呢;每年的4月份,是酷暑,当时没有空调、电风扇,只有芭蕉扇;学校放暑假,有的老师回仰光度假了,我们全家及留校的老师都到楼下“避暑”,仍直冒汗,我们拿了多盆水泼洒地面,热气才有所缓解;但水一干后,仍处于“火焰山”似的。

记得有一年的暑假,经当地侨友的介绍,景栋附近有一温泉风景区,父母亲听了大悦,组织我们全家及在校的老师们前往,去前,我们精心准备了水、食品等。车子抵达目的地,一股“臭屁”味扑鼻而来,老师们说这是硫磺味;滚滚沸腾的水,冒着白色的雾气,老师们喜出望外,纷纷走近温泉旁,把带来的鸡蛋置入温泉水中蒸,因我们还年幼,怕发生意外,不让靠近滚烫的温泉水,待鸡蛋煮熟后,不是女士优先,而是小孩捷足先登,哇!鸡蛋的味道确实与众不同,鲜美极了。吃完鸡蛋,我们去泡能下水的温泉,不到10分钟,全身直冒汗,而后去冲凉水澡,洗完身体,感到全身异常舒坦。

午餐时间,家父母去买了掸族人卖的“竹筒”糯米饭,烤鸡腿,美味至极,至今回想起来,还垂涎三尺呢。水足饭饱后,打道回府了。
 

回国离别前的合影

2011年02月26日 - 伊水南流 - 山山皆北向,条条南流水

  (照片第3排左起第1人为笔者)

1964年8月,景栋华公的学生、老师们都得知我们兄弟俩即将回祖国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来到仰光家中,有羡慕有祝福,不记的是谁提议,何不到照相馆合影留念。于是,我们来到了仰光“留真”照相馆合影,记录了难忘的一刻。

如今,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脑海里在景栋岁月的追忆不断泛起……。那是一个艰苦、纯洁、意义不寻常的岁月啊!

  评论这张
 
阅读(1493)|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