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缅华同侨之家

搭建海内外缅华同侨沟通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由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创建。宗旨:广泛联系归侨侨眷、华侨华人及海内外缅华团体。团结互助,增进友谊,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为创建和谐社会,祖国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添砖加瓦。

闪亮的日子  

2011-12-02 16:58:10|  分类: 胞波抒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闪亮的日子

闪亮的日子 - 伊水南流 - 缅华同侨之家 

在缅甸渺鸣中华中学教师小乐队奏乐的林抱治

  回忆起我在缅甸的日子,有的时候感觉它很遥远,有的时候又仿佛它就在昨天,我觉得那是一段闪亮的日子。

  华文教师点亮我爱国思想

  我家住在缅甸仰光,兄弟姐妹有10人,我排名第5。我父亲是从事粮食生意的米商,那时家境还不错,日本占领缅甸后,全家只好弃家远行到缅甸三焦地区的一个农村去住,生活虽清贫,但还安宁。父亲是很传统的中国人,他担心在这偏远山区我们这些子女受不到教育,尤其是中文教育,于是就与一起逃难的华人共同聘请了一位华文教师。后来才知道,这位教师是从国内来的,他不但教我们华文,而且告诉了我们中国很多很多的事,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知道了自己的祖国是中国,但很落后,需要每一个人为之奋斗。

  那时,我姐姐和我一起上课,但后来姐姐和这位老师相爱了。不知为什么家父却反对这桩婚事,也许家父有着封建意识的思想,不喜欢年轻人自由恋爱。不管怎么说,这位华文教师他不仅点亮我爱祖国的思想,同时也点燃了我姐姐的爱情之火。

  如果不是家父的阻拦,我本应在1949年就可以回国的,那年我正好是14岁,而且回国的飞机票都买了,并且还有一位侨报社记者带我回国。那时我正好在南洋中学读书,住在南洋中学校长徐曰宗的家里,他太太王一芒也在学校里负有重任。当时是我的老师通过熟人介绍寄宿在他家里,我白天上学,夜里要为校长夫妇带孩子。校长夫妇是当时缅甸重要的社会活动家,几乎每天都是到深夜才回来,我也只好陪伴他们的孩子到深夜。我喜爱这对和蔼的校长夫妇,从他们那儿我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在他们的影响下,祖国在我的心中就是一种崇高,就是一种神圣。

  也许校长夫妇看出我对回国的渴望,有一天问我,想不想回国,我几乎不加思索地表示愿意回国,之后他们为我办好了所有的手续,可就在启程的时候,我父亲出现在我的眼前。父亲是从关爱立场上阻拦我回国,在他眼里,14岁的我还是个孩子,何况还是一个女孩子。事后我没有责怪家父,我清楚地知道,父亲在我们10个孩子中对我的关爱有别于其他兄弟姐妹,这也许是我爱读书,懂道理,同时还带有一些灵性。校长夫妇当时也安慰我说,回国是读书,在缅甸也是读书。就这样我第一次的回国没有成行,但至今没有惋惜过,因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结识了许多能共命运的同学、同事、朋友;在这些日子里我寻觅到我终生的伴侣;也就在这些日子里,我像前辈们一样为理想去奋斗,投身于缅甸华文教育事业,那是我这辈子最值得纪念的日子。

    投身华文教育事业

  回家后,我就在缅南瓦溪码的“公育学校”读书。初中毕业后,想与同学一起到首都仰光去读高中,那时家里日子非常的拮据,家父只能给我30元作盘缠。第二天我什么都没带,穿着一双木拖鞋到了仰光市。刚开始的时候,我吃住都在同学家里,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之后同学们替我进行募捐,这善举不是只作一次,而是每月都为我募捐,每次募捐60元,正好是我当月的费用,很难想象我高中大部分的学费是靠这样帮助得来的,那时同学的情意每天都温暖着我,我只能努力读书来回报他们,现在想起这件事温暖依旧涌上心头。

  在我身上,除了同学们的友情以外,我还感受到祖国的温情。祖国的每一条消息都令我振奋,祖国传来的每一首歌曲都让我们百唱不厌,那时大家都恨不得投入到祖国的怀抱中,融化到祖国的事业中。高中毕业后,我参加了工作,并在工作中得到了真挚的爱情,我丈夫陈天祝不仅是我的爱人,也是我的同学,我的同事,他给我的日子里增添了许多瑰丽的色彩。在以后艰苦的日子里,由于有他在身边,我没有丝毫的畏惧,由于有他与我牵手,我没有任何的寂寞。

  还记得,我和丈夫陈天祝一同到仰光的一所小学任教,丈夫是校长,我是教导主任,再加3位教师,我们5位教师要给150名学生上课,那时不知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干劲,从来不知道疲倦,那时我相信自己永远都是这么年轻,这么朝气蓬勃。让我兴奋的是,我不仅能自食其力,而且从事的职业是令人羡慕的教师工作,同时我也能像前辈们那样把爱国的理念传播给我们的后代。

  悲情离别

  正当我们的事业如日中天,蒸蒸日上时候,缅甸政局发生了变化,我和丈夫含辛茹苦培育的华文小学,要被政府收为“国有”,那时的学校已是有400多名学生,14名教师,学校还有校车,公共食堂,教学楼也刚扩建不久。

  在交出学校的那天,我和丈夫没有哭,但我第一次在心中流泪。我要求自己坚强,我知道华文教育还没有走到尽头,政府还允许办人数不得超过20人的华文“补习班”。但不得占用教学的正规课时。我们只能利用早中晚的时间,为学生补习华文,为此我和丈夫从此起早摸黑奔波在仰光四周的华文补习班之间。

  1967年6月27日,全缅甸的华文教育走到了尽头,华人从此没有了自己的学校,华文教育在缅甸划上了句号。我们一家七口人乘上飞往中国的飞机,到达了昆明市。这次是我真实的回国,这时我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把最好的年华留在了缅甸,那里曾经有我闪亮的日子。

  注:林抱治,女,现年70岁,离休前任职于福建省武夷华侨农场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