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缅华同侨之家

搭建海内外缅华同侨沟通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由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创建。宗旨:广泛联系归侨侨眷、华侨华人及海内外缅华团体。团结互助,增进友谊,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为创建和谐社会,祖国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添砖加瓦。

纪念父亲周蒂芸老师  

2009-07-03 20:23:13|  分类: 华侨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纪念父亲周蒂芸老师

周海慧

    我的父亲,是南洋中学的一名教师

    他既是我的至亲;也是一位让人尊敬的师长。

    我的幼年,是吸吻着父亲身上特有的雪茄烟味和粉笔灰味,蹒跚学步和牙牙学语的;我的童年,是沐浴着南中校园像金子般灿烂的阳光,并伴着叮叮当当悦耳的上下课铃声长大……!

   长大后,我终于穿上南洋中学的校服,成了一名初中一年级“长城”甲班的新同学,像许许多多哥哥姐姐们一样,穿上学校统一整齐的白色衬衣,着清一色米黄坎肩式下摆裙的校服,坐在开满紫色叶子花的小山坡明亮的教室里,专心地听老师讲课,那是一九六二年,我十一岁。

    从那以后,我和父亲在在学校里是师生关系,回到家我们又还原父女关系,就像黑夜与白昼周而复始的轮回。我快乐着,并幸福着,然而这种唯我独有,唯我独享的日子仅仅维持了一年半,一九六四年,我们全家回国。现在回想起那段短暂的日子,从内心深处感到依稀隐约的追忆与珍贵。

   有一点让我至今倍感遗憾,父亲没能有机会亲自教我所在的班级,没能亲耳聆听父亲的讲课,但是父亲在我底心中是我永远永远的老师。

    父亲一九一五年生于印尼爪哇。九岁时父亲从印尼回到祖籍福建厦门。他儿时是上私塾学堂。我遐想着父亲戴着瓜皮帽,摇晃着脑袋,吟诵着四书五经……,父亲从小酷爱文学,可谓博览群书,也写得一手好毛笔字,父亲喜爱读书近乎痴迷的程度,常常挑灯夜读,使得父亲的母亲,也就是我未曾谋面的祖母,夜里几次醒来,心疼得催促父亲:“不要再看书了,明天还得起早上学……,所有这些都为父亲往后无论在文学造诣或是从事教育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父亲于一九三六年移居缅甸,先后在缅甸的将门月(闽南发音)、只光、丹老等儿所华侨学校教书。于一九五三年转到仰光南洋中学任教,直到一九六四年回国,在南中执教十一年。

    父亲在南中教书以教语文课为主,历史课为辅,父亲讲课严谨,但不拘泥于形式,幽默诙谐的话语寓意于哲理之中,使整个课堂生动活跃,让学生们能在较轻松的环境中学习课文、理解课文、效果甚佳。

    父亲是一位性情温和循循善诱的老师,也许是因为教文史类的原故吧。有一回父亲讲完课,离下课还有一点时间,学生们要求父亲讲故事,父亲欣然接受,此后就演变为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南洋中学创办伊始,以“从严治学,从严教学”,教育与劳动相结合,通过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各种文化体育活动,形成了活泼健壮、师生团结、积极向上、学习认真,工作紧张、生活快乐的南中校园好风尚。使南中的学生们真正获得德、智、体全面发展。逐步构建成独具一格的南中文化。

   南洋中学不愧是一座非常优秀的学习的大熔炉,她铸造了一批又一批品学兼优的初、高中毕业生,为国家和社会的振兴与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成为爱国爱侨的栋梁之材,在缅华界乃至整个缅甸国家,为母校争得诸多荣光。

    在逝去的半个多世纪岁月里,由于历史的原因,南中被定格在一九四八年至一九六五年。南中十七年的成长篇,是一部拓垦史,耕耘史,播种史,收获史。她“震撼南洋,照耀伊江”的南中精神,永远铭刻在遍及全球五大洲、四大洋,每一位南洋中学的老师与同学的心中!

 南中是一种精神:

 南中是一种力量; 

 南中是一种文化。

 我为我的父亲—周蒂芸老师感到自豪!

 我为我的母校—南洋中学感到骄傲!

(作者为周蒂芸老师次女,南中长城甲班)

写于2008年1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