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缅华同侨之家

搭建海内外缅华同侨沟通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由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创建。宗旨:广泛联系归侨侨眷、华侨华人及海内外缅华团体。团结互助,增进友谊,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为创建和谐社会,祖国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添砖加瓦。

人生航向的转折  

2008-07-22 14:09:30|  分类: 华文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南中创办60周年

晨    阳

清明时节雨纷纷,悠悠往事忆绵绵。

戊子年清明空余之际,我在整理书桌之时,偶然翻见保存多年的1962年4月1日,缅甸南洋中学颁发予我的初中毕业证书。当时我15周岁,时光如矢,近半个世纪已过,在第二故乡——缅甸时的童年及青少年时光,有多少美好又深刻的记忆,至今依然历历在目;南中初中毕业证书的重见,更勾起我在南中岁月的追忆……。

    

       一、童年时光南中的追忆

缅甸仰光市巴罕区雅达基佛塔路73号,是南洋中小学的校址。南中创办呱呱坠地,我适满周岁,随母亲从厦门乘船漂洋过海来到了缅甸当时的首都仰光市。

记得我6岁时,家母在南中任教,我常随母亲出入南中校门。当年的十月一日,南中在露天篮球场举行庆祝国庆四周年联欢宴会。黄昏时分,母亲穿着整洁的服装,携带穿上过年新装的我,来到南中。母亲与老师及师哥师姐们搬桌椅、摆鲜花、拉红布条,好一派热闹的场面。宴会在徐曰琮校长慷慨激昂的致辞后开始,有欢笑、也有歌唱、更有歌舞表演,全校师生沉浸在欢乐之中。家母这天特别高兴,举着酒杯挽着我的小手,挨桌去碰杯敬酒,酣畅之中,突然山上的和尚(后查知)以弹弓飞来丸子,击中了母亲右额头,顿时鲜血直流,吓得我嚎啕大哭,母亲捂着头对我说:“别哭!那是坏人打的”。说时迟那时快,几个师哥已跑上山去逮肇事者,由于我们在明处坏人在暗处,无奈何。

从那时起,母亲不幸流血之幕及“南中”,已深深地记在我幼小的心灵。

本文作者的母亲——郑葆真老师(前右一)

二、青少年时光南中的追忆

1959年11月,在缅甸丹老埠小学毕业的我,随父母任教工作的调迁,回到缅甸仰光,经过短期的复习,我参加了南中的入学考试,当录取名单在仰光《人民报》登载,见有我的名字时,高兴极了!我终于要到一所校风朴素,在缅甸负有盛名的中学上学了。

在南中初中一(中26班。跃进班)学习,令我最难忘的是音乐课,任课老师杨双溪除以钢琴边弹边教唱《马赛曲》等中外名歌外,南中的校歌,首先是每一个学生必学必会的。或许是自幼时的一点音乐天赋,还是校歌的魅力,杨老师在考唱时,我得了满分5分,还获得其“节奏准、音色正”的好评。

“黄河浪,红星光,震撼南洋,照耀伊江”。南中校歌首句以祖国母亲河浪与象征进步的红星光为引子,道出了南中办学的爱祖国、爱我中华,追求进步的宗旨。南中17年的校史,哪一页不闪耀着这一宗旨;南中的师生遍布全球,哪一个不焕发着这一宗旨的光辉。

三、二进南中的追忆

随着父母调迁到景栋的任教,我只读了一个学期的南中就离开了。到景栋后,由于学校没开办初中二年级,只好重读初中一年级,两年后回到仰光市,第二次进南中初中毕业班(火箭班)插班,于1962年4月初中毕业。而后,为响应周总理“面向当地,心向祖国”的号召,转读南中外文班(红岩班)七、八、九年级,至1964年8月回国。

记得在南中初中毕业班就读,庆祝国庆节时,学校必举行联欢会,无论是在校的寄宿生或走读生,一律身着统一的白衬衫黄咔叽裤校服,在球场上,奏国歌升五星红旗,激发着全校师生的爱国情愫;跳集体舞通宵达旦,按耐不住海外赤子热诚之心。南中的外文班,全部课程按缅甸当地学校标准,聘请缅甸教师授课,只保留中文语文一科,南中副校长黄重远老师,是我上外文八年级时的语文老师。

我最难忘怀的是,黄重远老师给我们上法国著名作家都德的作品《最后一课》,他详细介绍了作品的历史背景,作者的生平及作品的主题思想;以富有逻辑性而又生动的语言,抑扬顿挫分明的声调,使课文里的主人翁崇高的爱国主义思想情操,令在座的同学们折服。读过南中的学生都记得,学生每周须交一篇周记。《最后一课》学完后,出于自身的感受,我便以此为题写了一篇读后感,交给了黄重远老师,过了几天,他找我去个别谈话,说:“你的这篇周记写得不错,思想性强,文句通顺,中心内容突出;但要注意标点符号的运用和错别字,不然会使人啼笑皆非。文章的段落、层次的安排也要注意,我都改好了,拿回去好好看看”。他那平易近人而又温和的态度,令我感动不已。

后来我领到了回国的护照,又到母校南中辞别同窗学友及老师。南中的同学间要离别时,都有互赠相片并于相片后留言,请老师题字留言的风气,我纷纷与同学互赠相片后,径直向黄重远老师道别。当他得知我即将回国,兴奋不已,说:“你回国后,常来信介绍祖国的情况。我希望你争取加入共青团”。我好奇地问道:“什么是共青团”?“你回国后就会明白的”。“嗯”!我点头应允了尊师的叮嘱。而后,黄重远老师以他流畅的行书体,在我记事本上写下了孟子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离别赠言,并告戒我:无论富贵、贫穷、威武,都不能改变自己的志向。这三句的真谛,至今仍是我的人生座右铭。

我受教于南中虽然只有断续的三年,在母校的岁月里,“在战斗中成长,在思想上武装,在新时代的烘炉中,锻炼得更坚强……”。这是校歌歌词对南中校友的真实写照,它凝聚了海外赤子纯朴与真诚的爱国之心,也是南中创办60周年的献礼,让它的学子们及世世代代得以永久的追忆。

写于2008年4月5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