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缅华同侨之家

搭建海内外缅华同侨沟通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由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创建。宗旨:广泛联系归侨侨眷、华侨华人及海内外缅华团体。团结互助,增进友谊,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为创建和谐社会,祖国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添砖加瓦。

难忘的乡情胜亲情

2006-10-05 15:44:26|  分类: 缅甸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乡情胜亲情

 

——记访缅二周见闻

 

                          洪成得          难忘的乡情胜亲情 - 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 - 缅华同侨之家

 

我和老伴于62日至16日,到缅甸丹老埠寻祭家父遗墓,并到仰光、曼德勒、眉苗、薄巴、薄甘等地观光,历时两周,行程顺利。

 

难割难解的情结

家父于1942年贸然撒下年轻的妻子和刚周岁的幼儿,只身漂洋过海到缅甸丹老闯荡谋生。经几年奋斗,站住了脚跟,1929年把妻儿接到丹老团聚。凭着当中医的职业,虽不富裕,但温饱无虑。不料,19356月,为人治病的家父却被当时可怕的传染病霍乱染上,仅一天就不治而亡。当时年34岁的家母,考虑到在当地举目无亲,仅靠她一个小脚女人,家庭妇女,难以把三个小孩抚育成人,若有不测,无颜以对祖宗和家父亡灵。于是于次年2月,毅然只身带着三个小孩(当时我大哥才14岁,二哥五岁,而我是在父亲去世66天才出生的,只有七个月,但号称两岁),再度漂洋过海回到祖籍南安。而家父的孤坟却从此留在丹老无人扫祭,成了我们全家的遗憾,一个割不断,解不开的情结。

为了抚养孩子,家母勇敢地挑起了既当妈又当爸的双重担子。她出门当男人,上山砍柴,下地脱了裹脚布种田;入门当女人,哺育孩子,含辛茹苦,奋斗不息,不管日子多艰难,都硬撑着,而且,她很有眼光和见地,宁愿节衣缩食,甚至债台高筑,也坚持让孩子上学。尽管经历了无数的坎坷磨难,但终于把三个孩子培养成人,个个成家立业,一个当高级职员,一个当小学教师,还出了一个大学生,当了大学教师,实现了她的心愿,无愧于祖宗和家父的亡灵,这些是她感到欣慰的。但是,家父的遗骨落叶不能归根,她耿耿于怀终生无法抹去的心病,直到她74年带着这终生的遗憾而离开人世。

家母的情感,深深地震撼着我们兄弟,特别是我这个在家父去世66天才出生的遗腹子,虽享尽慈母的百般母爱,也得到兄长的教育和关怀,但一个有父亲又一生从未见过面,未曾受到父爱的我,对父亲的思念,难以用语言表达。不曾见家父尊容,也要见家父的遗骨,有生之年,到缅甸走一趟,非找到家父遗墓不可,这种强烈的愿望,与日俱增。但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不仅出国难办,而且在缅甸我再无任何一个认识的亲友,连通信查询都无门。愿望无从实现,只好深深埋在心底。

   

乡亲情义,不可想象

1990年,施淑贤侨友介绍,我才得知厦门有一个缅侨联谊会,并开始参加联谊会的活动。当该会领导和侨友得知我拟往缅寻祭家父遗墓的原因后,个个伸出热情援助之手,陈尊法、李绍宗夫妇、周仲周、王毅林先生为我提供了许多在缅各地可供联系、查询的乡亲,介绍了缅甸、丹老的情况和当地风情、侨情。特别是陈老师曾在丹老当了多年华侨中学校长,在当地享有盛誉,他不厌其详地向我介绍了众多在厦及闽南各地归国侨友和在丹老侨胞的情况和线索,并帮我发函联系。1992年初,我终于收到了丹老的侨领郭允祺先生和陈家镇先生等发来的复函,详告他们去坟山实地察找,向认识家父而今仍健在的老华侨查询家父生前及墓地的种种情况。尽管年深岁久,当年家父坟墓又没有立石碑,无从辨认和确定墓址,但他们仍鼓励我到丹老走一趟,他们将尽乡亲之谊,热情接待,这个回信,给了我希望,给了我信心,也让我下决心一定到缅甸走一趟。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难于成行,这一搁就八年过去了。现在,归侨办理出国探亲护照方便了。当我快要拿到护照时,却犹豫了,因为我从小回国,在缅没有任何一个认识的亲友,我不懂缅文,不会说缅语,等于瞎子和聋子,寸步难行。正在使我深感为难时,又是联谊会的侨友伸出援助之手。陈汀阳君,代我们办理了签证、机票及一起赴缅手续,陈尊法师、陈汀阳君,李绍宗夫妇,施淑贤女士,庄荣福先生等先生为我提供、联系了缅归侨陈川盛先生与我们同行,当我们的缅语翻译。然而与郭允祺侨领已八年断讯,其次男平原先生因语言关系托丹老侨领陈宽心先生回电话,说其次男次女将分别在仰光、丹老机场迎接我们,并将负责我们在缅期间全部接待和旅程安排,真使我们喜出望外(允祺侨领于1997年病逝,我们抵缅后才惊悉)。我们于61日启程,经香港于62日抵仰光,一下机场,郭允祺先生的次女郭淳淳小姐,加上请来一位既懂英文、缅文又熟练掌握普通话,闽南话的乡亲王东寿先生,在机场迎接我们,并从此对我们的行程作了精心的安排,全程陪同我们,历时两周,这是我们以前不敢想象,他们都和我们素昧平生,但他们比亲人还亲,这种乡亲之情,多么纯朴,多么炽热,多么珍贵,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头。

 

捡回一捧土

丹老华人于64日举行福建公会成立61周年纪念会,恰在这一天,我们抵达丹老。一下飞机,就受到郭允祺先生的四个子女和黄世博侨领的迎接。黄先生还代表公会带来请柬,盛情邀请我夫妇即往出席公会的庆祝活动。当我们在黄世博先生和郭平原君带领下进入公会礼堂时,受到会长陈宽心先生与全体侨胞热烈欢迎,并邀我向与会的400多位华侨讲话,实在幸会。他们几代人住在丹老,对家乡、祖国的信息几乎隔绝。由于华文教育被废几十年,年青一代的普通话、闽南话已根本不懂,令人遗憾。我用普通话简单地向他们介绍了祖国和家乡的情况,当他们得知这二十年来,祖国社会稳定,经济稳定发展,人民生活日日提高时,他们都感到欣赏,受到鼓舞;当听到祖国现在连普通农户都有彩电、洗衣机、电话、手机时,他们感到惊奇。

盛典结束后,现任诸侨领和老华侨,都围拢来,向我讲述他们所亲自了解和调查到的关于家父生前和遗墓的情况。虽然由于历经66年,年深日久,家父的确切墓穴无法找到,但所幸的是,前几年,侨领黄云川先生捐资,把华人坟山中,共八个无主墓的遗骨统通分别收集起来,排成一列,重新安葬建墓,并于每年清明进行扫祭。经过大家充分论证,肯定家父的遗骨在这一系列特建的公墓之中。第二天上午,由侨领陈宽心、黄云川、黄世博修墓经办人丹只、郭允祺先生的次子郭平原等带领我夫妇到华人坟山,按当地华人的礼仪,在家父遗骨的系列公墓前举行祭悼仪式,祷告我这次来的原因,祝愿家父安息。我包上一捧土回来了,这心情可能和西哈努克首次回柬捧土闻香一样吧!之后几天,我又探访了我家当年的住址,会见了当年认识家父至今仍健在的老华侨,虽然只知家父当年情况的片断,也是慰藉我们一家思念的心灵,告慰家母的亡灵。要是在天有灵,相信家父也会含笑于九泉的。

为了我这次寻祭家父遗墓,丹老的侨团、侨领、侨胞一直当件大事来办,一拨接一拨,不辞辛苦几经周折和调查,终于把丢下66年的家父遗骨收集起来,重新安葬。我们的心愿得以实现。要知道,我们彼此可是素昧平生呀!这种乡情胜亲情,真让我们无比感动,感慨万千啊!

 

                                  (摘自200098日《鹭岛胞波》13期)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