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缅华同侨之家

搭建海内外缅华同侨沟通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由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创建。宗旨:广泛联系归侨侨眷、华侨华人及海内外缅华团体。团结互助,增进友谊,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为创建和谐社会,祖国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添砖加瓦。

出国做和尚纪实

2006-09-23 18:01:47|  分类: 缅甸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国做和尚纪实

 

                          黄振才       

 

我第一次回仰光探亲,在离缅前的最后一个月,我和仰光的两个弟弟一道到一座寺庙里当了七天和尚,这在我人生的旅途上最富有传奇色彩。我在祖国是搞建筑设计工程,从来没闲暇问津佛庙,也没资格当最起码的沙弥。可是19888月一回到第二故乡仰光,居然奉慈命削发为僧,也够神气了。

按缅人风俗,儿辈当几天和尚,不但有功德,还可以给父母添寿造福,因此我就毫不犹豫做出决定,何况我一生从没尝过异国的僧门风味。

那天,我们兄弟三人带了一些简单的行装,提前一个晚上到和尚庙住宿。翌日凌晨四时就要进行剃度仪式。于是我们三兄弟在寺僧的率领下,首先进行洗头。这仪式还真特别,我低头蹲在地板上,这不像文革时向哪一派“低头认罪”。由我年老的母亲和妹妹拉着一块纯洁的白布横在我面前,让一个比丘为我剃光头,一缕缕的头发就掉在这块白布上,那一生所长的毛发突然光了,围上新袈裟,左手托着钵,右手握着蒲扇,俨然成为一个虔诚的“法师”,这使我想起唐玄奘西天取经的辛苦。然后由比丘带领我们进入寺庙大住持和尚的房间,恭恭敬敬地坐在地上听他讲经,从而取经得道,知“六欲”之害。再引入法堂,我们的前面并列坐着七位和尚,面朝向我们。后面是由我母亲居中坐着,周围坐着我们所有亲朋好友,由这七位和尚带领我们诵经,声韵抑扬,像哼催眠曲。诵完经,由这七位和尚率领我们紧跟着列队站成一排,往我们的钵子里投赠各种小礼物。这算步入空门,脱离红尘,境界超然。到了上午十时,大伙进食堂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荤食)。这食堂面积约300平方米,摆着一张张直径50公分,高40公分的小木餐桌。赴宴的人都席地而坐,全部用手抓饭菜吃,只少数人用西餐的汤匙和刀、叉,我们吃的是清一色的辣味鸡鸭牛猪肉和少量的炒青菜。据说缅甸佛教属小乘派,允许和尚吃荤。吃罢,全部仪式圆满结束。

就这样开始过和尚生活。每天凌晨4时起床,跟着和尚念佛经。按规矩,我们还要在上午6时左右跟着别的和尚列队出门沿街化缘。因为是外国来的胞波,只在缅当七天和尚,所以就照顾不用出去化缘,这也使我避免了“文革”式的游街示众。上午10时半吃午餐,晚餐不吃。晚8时至8时诵经,9时半上床睡觉。这七天的和尚生活虽不像军训那么紧张,或像猪八戒碰到什么妖怪,但是不设晚餐,要挨到隔天凌晨才吃早餐,间隔18小时,当时的肚子比猪八戒还饿。如今回想起来,比摩登小姐减肥挨俄还难受呢!

说也奇怪,从那次起,我母亲也许见到了阔别几十年的孝子乖巧听话,肯削发为僧,了却夙愿,乐开了怀,她那年迈多病的躯体逐渐硬朗起来,脸上堆着慈祥的笑容,而我带给她老人的一些滋补药品却没有动用过。

十几年后的今天,母亲年迈已作古,虽然想再“潇洒走一回”,但思绪难平,顿觉母爱终难寻觅了。

            化缘中的黄振才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