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缅华同侨之家

搭建海内外缅华同侨沟通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由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创建。宗旨:广泛联系归侨侨眷、华侨华人及海内外缅华团体。团结互助,增进友谊,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为创建和谐社会,祖国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添砖加瓦。

牵挂着的幸福

2006-09-23 11:58:21|  分类: 华侨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牵挂着的幸福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林太原

 

门的缅甸归侨中,有几个膝下无子女或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侨友,他们的生活起居、日常活动也就成了大家十分牵挂的事。一次探视、一个电话、一声问候,是牵挂和被牵挂者之间的幸福所在。当然,偶尔也因误会引来一段趣闻。

 

 

“陈金记家里电话没人接,她们去哪儿?姐妹俩失踪了?”不见这姐妹俩踪影消息在1月中旬的缅甸归侨联谊会理事会上炸开,引起大家的顾虑。

 

牵挂着的幸福 - 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 - 缅华同侨之家

陈金记

 

陈金记姐妹是出生竖榜的侨友,上世纪五十年代回国后在重庆工作,我似乎记得听金记说过,她在重庆是在刘邓挂帅的西南军区属下一家军工企业就职,还跟机要沾边。退休后兄弟姐妹五人由重庆迁回厦门康乐新村落户,安度晚年。姐妹俩都单身,是联谊会最为牵挂对象之一。金记是联谊会的理监事,工作严肃,作风严谨,纪律严明,把联谊会的那点家底监督得滴水不漏。这么好的侨友,无疑加重了大家牵挂的份量。

理事会结束时,天已渐入暗淡。冷风吹拂,细雨洒落,寒气袭人。陈玉琴、周坤治、黄国宝怀着急切的心情,匆匆消逝在暮色中,直奔康乐新村。我因有事未能随从,约定电话联系。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坤治!”祈盼传来的是福音。

“太原,我告诉你。”那急促的语调,令人窒息。“她们俩从12月初就没了音信。社区的同志说,她重庆的同事12月初就给社区打了电话找人。门口夹着一张包裹单也是12月初就寄到的。”

从手机里听得清楚那边人声嘈杂,毫无疑问那是众人参与的寻人的沸腾场面。“我们找到了社区居委会、街道、物业,还有金记她那个党支部也打电话了,大家都在找,誰都找不到。”金记退休后在居委会任支部书记,她的党性和办事的认真,曾让年青的党员深受教育。

坤治的手机被玉琴、国宝轮番抢去,述说他们所能想得到线索。

“问过郭梦初,他也不知道金记去缅甸探亲没有。”

“你要跟缅甸联系一下,这姐妹俩是否在缅甸。”

“我看了,门没有被撬的痕迹,窗也拉着窗帘,严严实实。”

“你快给缅甸打电话!”

“撬门!”

气氛影响人的情绪,人的情绪又受到了气氛的渲染,变得异常的亢奋。

“派出所没人来,怎么撬?”

混乱中还有一丝理性。

“这事交给你,你要管。”

“快给缅甸打电话!”

电话持续了四十多分钟,还没结果,双方都在猜测着什么,短暂的沉寂加速了人们的猜疑。猜疑似乎得到证实,焦虑、慌恐油然而至。

“有没有异味!”我说出谁都不愿意说的话。

“没有!”是的,他们想到了,只是不愿说,或是不愿先开口。

“不过,天那么冷,说不定……,还是没味。”

我松口气。应该是大家的良好愿望。否则一个多月了,仅南方,再冷的气候也……

明天再说。

郭梦初是当晚就接到坤治电话。次日清晨,他带着一架高倍望远镜奔向康乐新村进行专业搜寻。

郭梦初是陈金记在缅甸读书时的同学,是金记有事必交代的少数几个人之一。郭回国读书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在平顶山煤炭局设计院,退休后迷恋南方的生活习俗,只身到厦门投靠儿子来了。长期在煤炭行业从事巷道设计工作,“安全”始终是他脑子里绷紧的一根弦,直到前段时间他跟我谈起近年来煤矿接连发生重大安全事故时感慨万分。

“我在位时,小事故不敢说,大的事故没有发生过。”语气里透出一股自豪感。到康乐新村,他根据地形,先是爬上屋子的后山上,再到对面楼的屋顶,又借邻居阳台,前后左右上下,都用那高倍望远镜,密密实实搜寻,无庸置疑,他的搜寻必定是专业的。最后来到房前。门没有被撬的迹象,窗户也被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望不到屋内,结论与昨天晚所见一般。

“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让他恍然大悟。两个月前,金记曾给他说过,姐妹俩要回缅甸探亲,为不惹人过分的注意,而招来入室行窃者,金记只告诉三人,郭梦初就是其中一个。“走时不再通知了,我会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看,人家交代得十分清楚,而郭梦初硬是给记不住。如同“天下无贼”一般,原本“保密”工作极为到位,现在除金记姐妹俩想象不出昨天寻找她们的热闹场景外,该知道和不该知道的全都知道这家人出远门了,短期内还真回不来。

 

 

曾冠英老师的白内障手术是在春节前做好,并出院在家后续治疗。

曾冠英的夫人、孩子都在缅甸,单身一人在厦门生活了三十多年,是侨友们最为牵挂的长者。他自己都说不上实际年龄:“八十!”高兴时,他愿意自己更年轻些;“九十!”严肃时,他自报的年龄,引来无数的赞叹。

元旦前,他给我电话,要我元旦到他那儿一趟。他把家里的细软收藏处一一交代给我,说准备元旦假期一过就要住院做白内障手术。

“丘涟滨要我住院手术,她已经安排好了。”看得出老人十分听话,十分放心这次的安排。“第一医院要重振眼科,请丘涟滨坐镇。厉害!”老人很乐。

丘涟滨是缅甸老一辈侨友丘廑兢之女,第一医院原眼科主任,无论是医德、医术、人品都让老人敬佩,所以显得十分听话,似乎一夜之间就决定借故推拖了两年多的手术。手术当天就要进手术室时,由于紧张血压增高,也是丘医生一句安慰的话让他的血压恢复正常。手术时间很短,很顺利。住院十来天,林仲明陪他十来天照料着,每天也有侨友不间断地探视。“不要来,都回去工作。”老人很淘气,对每一位探视的侨友都这么说,心里对大家的牵挂十分满意。

出院在家还是林仲明陪着,按时上药什么的都离不开人。联谊会会长萧永吉跟我交代:“联谊会关心他,不要嘴上说说,要帮他解决实际问题,请个护工陪他。”

曾冠英几十年来过惯独自生活。几年前,一场重病,自己都觉得过不去了,康复出院后在大家的动员下,让侨友王振耐陪了一段。但,很快又过起单身生活。

这天我又去探视老人。《鹭风报》记者青云因关注准备给老人进行“口述归侨史”一事,与我同行探望老人。事前青云与我约定,她是联谊会请来的保姆,逗逗老人。

初春,南方的天气阴冷。到他家时老人躺在床上,屋内开着暖气,仲明一边张罗准备给老人上药。寒暄过后,我谈起请护工的话题。                            

“曾先,你要有个护工帮忙,这样大家放心。”              牵挂着的幸福 - 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 - 缅华同侨之家

“仲明在就可以,不要担心。”老人很警觉,不谈此事。      老萧和青云

“仲明人家一个家庭,长久不是办法。”他清楚,但对外来人本能的排斥,他不放仲明走。

“我有了,明天就来。政协帮找的。”他是市政协离休干部,组织帮找说得过去。但这次他在撒谎。“男的,五、六十岁。明天来。”还再继续撒谎。为撒谎他心虚地眼睛毫无目标地四处浏览。

“我们请了一个保姆。”我指着青云,“今天带她过来,你要包吃、包住,每月800元。”

“哈,她是誰?”老人不相信,乐了。

“啊,今天来见您,要做些什么呢?”青云开口了。

为了逗老人,我又加上一句“组织上决定了,就这样。”“组织上”指的联谊会。老人原本舒展的脸,顷刻间变得凝重。看我,再看青云,目光很快收回不敢正视。仲明则张罗着为新的年青保姆交代事项。“这药五小时点一次……。”

“我有了,男的。中年。”曾冠英在缅甸曾是侨党党员,一生从事的工作、回国后的工作安排和生活安置都是听从组织的。“组织是决定”,尽管像“联谊会”这样的小组织,对他都会起到震慑的作用。老人脸背过我们,朝墙,肯定心情沉重,心烦意乱,因为脸色难看。彼此的沉默,使得气氛更加凝重。

我突然觉得玩笑是否过头了,伤了老人如何了得。“跟你开玩笑。她是青云,是《鹭风报》的记者,来看望你。”青云也配合着自我介绍,嘘寒问暖。

“骗我。”老人即刻回头,目光充满了疑虑。很快从我们脸上笑容看出“组织决定”是骗局。

“啊,还会骗我。哈”老人毫无顾忌地露出仅剩的一颗门牙,一脸灿烂地,乐了。

屋里放的暖气,异常干燥,青云嗓子痒,轻咳几声,出屋子清嗓音。老人低声说,“屋内有气味。”语气充满愧疚。青云进屋时对自己因嗓子痒而使大家尴尬连声道歉。

“哈,她像彩云,长得像,说话也像,太像了。”还是老人先乐开了。

我想,没有比用一个他十分熟悉人做个比喻,更能表达他接受了青云的到来和由此引发的玩笑。我想,他此刻是幸福的。

遗憾的是保姆的事没继续。

225日,金记来电话,说她22日由缅甸回来,在印度洋海啸时她姐妹俩在缅甸,我驻缅甸领馆的官员,还及时打电话关心。都很好,都很安全。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告诉她我们寻找姐妹俩的故事。但她看到康乐新村的住宅在主人不在时是十分安全的。

也是2月底的时候,李绍宗打电话来,为曾冠英找到一位60多岁的男陪同,吃、住一起,每月800。条件都符合老人的意,每月800,是否他认定是“组织决定”。有人说给高了。还是萧永吉说得对:不要议论,老人愿意,况且他也给得起。

 

 

                       牵挂着的幸福 - 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 - 缅华同侨之家 

                       曾冠英(右一)、江吼(中)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