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缅华同侨之家

搭建海内外缅华同侨沟通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由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创建。宗旨:广泛联系归侨侨眷、华侨华人及海内外缅华团体。团结互助,增进友谊,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为创建和谐社会,祖国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添砖加瓦。

生活在继续 爱也在继续

2006-09-16 14:40:12|  分类: 华侨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在继续  爱也在继续

林太原

 

2002年的夏天,我出差到菲律宾、新加坡和香港,香港是最后一站。在新加坡逗留时间短,马上要到香港了,就有两天没往家里去电话。到了香港去见一下同学,才进他家的门,同学便叫道:快!快!往家里去电话,彩云从厦门来电话,急得不行,说有要事。

我去电了,彩云说坤山去世了,在缅甸。噩耗!难于置信的噩耗!坤山一家人回缅甸探望亲友,出国之前他还体检,一切正常,怎么说走就成了故人。我在香港往还在缅甸的婉映去了电话,看看还能做点什么。听得出来,电话里婉映极为悲伤,说是一切交由厦门坤山单位的和缅友们办理,回厦门的日期已定,剩的只是在悲痛中等待归期的到来。

 

说不上怎么认识坤山一家人。他们先于我调到厦门,我是1984年才从泉州调入。两家四个人都不在同一单位,但到分配房子时,却安排在同一幢、同一梯,上下楼住着,同样是缅甸回来的,不能不说这是缘分。住得近,平时也忙,少聚。但,谁家煮了缅甸菜总会叫一声,共享一番,有缅友来了,带来的小吃,再少也会有另一家的份,毛毛和小譞到誰家就如同进自家大门一般的自在,不认生。

大个子坤山,天生的乐观。一年春节前,彩云她们单位分了活鲜的海蟹,个大、肥。分得多了一餐吃不完,拿去冻后再吃就不鲜了,可惜。彩云挑上几只大的,让拿到楼下去给坤山。坤山愁眉苦脸地对我说,你知道我正在减肥吗?不吃还真可惜,不要紧,吃了它从头再来,这次就减到这儿了。俩人都乐了。

那年,我乘家人出外旅游,自己在家将木地板重新上了一遍油,有毒的甲醛挥发了一屋子,令人窒息。当晚,我就住到了办公室。第二天,气味仍然很重,我想应该是不碍事了,铺上床准备让疲惫的身躯好好睡上觉。有人敲门,是坤山。这气味这么重,能睡吗!跟我到楼下去,睡我那。他一边说一边不由我争辩地抓着我的手往他家拉。不要命了!平时乐哈哈的坤山,此刻十分严肃,关爱一个人从来就不需多言语。以后几晚,我就住在坤山家,直到家里人回来。木地板崭新的,空气也是清新的,好友的关怀更是异常的温馨。

 

有一阵子,志玲老跑来机关找我。她爱人承志的父辈在厦门的后浦留下一片破旧的小屋,夫妻俩在江西也内退了,孩子或工作或是上大学,没了牵挂,准备来厦门重建祖屋,居住下来。就为这,志玲找我,什么手续不齐呀,周边的邻居压了老屋的红线呀,亲戚也软硬兼施要他们放弃重建念头,卖了好从中得利呀,建好还是卖好呀,重建的手续该如何办理呀,等等。也许是在机关为侨房的事见多了,也磨疲了,没多少耐心,我也就一味坚持自己的观点:卖了,拿他个十万、八万的,找个新的公寓楼付了首期,以后靠子女分期付款得了。坤山不这么想,志玲想怎样他都支持她。重建!手头的钱不多,但也够建个两层的;手续不是不能办,就是繁杂;村里的村民是蛮横,但有理就不必畏惧。那时承志远在浙江工作,还是坤山,大热天的,牵着自行车,跟着志玲到市房管局、镇建设局、老宅、村里,无数趟地走。见长官、见主管、见村民、见施工队、看老宅,总是陪着志玲。能做的,难做的坤山都担了,默默地不言语,就一个念头重建这老宅。老宅建成了,两层楼,楼下出租,有了些收入,楼上夫妇俩住着,孩子回来也留有房间,崭新的楼房里唯独不见的就是坤山的身影,听不到坤山爽朗的笑声。

 

坤山是联谊会副理事长,但这对他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为联谊会做什么。聚会、活动还是年会他总是到后勤组,如果是煮馍亨加,提供熟豆粉就是他的首要任务,往往在前一天就要在家里准备,为了不让豆粉炒焦,他很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翻炒,经常干到深夜;那儿活最多、重、累,只要随着他的笑声望过去,你看到的是满头汗水和快乐的脸,除了愉快还是愉快。开会讲定了,要整理缅甸侨友的通讯录,有阵子了没个动静,以为说说而言。还是坤山,整整一年多的时间,下班后夜里自己在家收集、整理、敲字、录入、编排七百多人的通讯录,就连封面都设计好了,留给陈尊法老师校对后去缅甸探亲,这一去,那通讯录竞成了他的遗作。

                                  傅坤山(左一)与侨友们一起踏青

 

曾冠英老师是坤山最挂念的长辈,他每周都会去探望老人,修个水电,陪他聊天,说说话,弄点小菜跟老人一道吃饭。连婉映都嫉妒了,说坤山周末都不在家里吃饭。坤山的到来,也是曾老师快乐的时候。每逢这时,曾老师总会拿起电话:太原,坤山在这儿,菜也有了,过来喝酒呀。在我们一般年纪的几个缅友中,就是我和坤山爱喝一点酒,毫不夸张地告诉你,老人家里的酒,像茅台、洋酒一类的好酒专门是留给我们的。我们喝酒,老人吃菜,东南西北闲聊,老人十分惬意。

曾冠英老师是市政协的离休干部,有组织的人。但还是伸山,他的品德和为人使得老人对他信赖有加。那年老人害病住院,虽然只是感冒引发轻微肺炎,但久久都未能出院,这使老人异常悲观,老人对众人说,叫坤山、太原来。众人闪开,我俩靠上前。我要交代遗嘱!我俩劝慰老人,老人坚持将房产、现金、存款如何处置,给妻子、儿子、女儿如何分配一一交代清楚。坤山依旧是笑脸,内心却充满了忧伤和焦虑,盯住目光茫然的曾老师,不知说些什么好…… 

    婉映和毛毛回厦门的那一天,侨友们都去机场接,曾冠英执意要亲自前往,谁也劝不住,也不让人扶着,独自一人站在出境口的最前端。婉映一出来,失声叫到“曾先(生)”,泪水再也禁不住地往下掉。曾冠英双手抓紧婉映的手,欲哭无声。这世道是怎么了?交代遗嘱的人尚健在,要执行遗嘱的坤山倒成了故人,挂不住的眼泪涮涮往下落,痛断肝肠……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