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缅华同侨之家

搭建海内外缅华同侨沟通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由厦门缅甸归侨联谊会创建。宗旨:广泛联系归侨侨眷、华侨华人及海内外缅华团体。团结互助,增进友谊,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为创建和谐社会,祖国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添砖加瓦。

另眼感受缅甸(二)

2006-11-01 22:08:54|  分类: 缅甸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另眼感受缅甸(一)》

 

高原明珠——茵莱湖

 

由浦甘飞往东枝,只需要半个小时的行程,东枝福建同乡会黄永忠会长、吴金勇财务早就等候在机场外,一上车,就直奔茵莱湖。

茵莱湖,是缅甸东部海拔900多米的高山地区的高山湖泊,长22公里,宽10多公里。湖面上行驶的舟像似一片树叶,宽度仅容一人,载客的则长,前后可乘坐10人左右,行船时船头往上翘,在平静的湖面上划开一条水道,急速向前。住在湖上的老百姓划得小则像是一叶小舟,端坐在船头,双手握浆,大的二人用竿撑,这多半是用来打捞水草。

船行至湖中央,湖水清澈,可见长在湖底的水草。湖上处处可见劳作的人们。远处茵达男子站立在船头,单脚划船,手持竹编的喇叭形捕鱼筐捕鱼。湖内还有漂浮的农荘,在上面种植各式蔬菜,住家和市场也在湖上。船,是茵莱湖人们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湖上有赶集日,五天一集,我们没赶上赶集日,无缘目睹赶集的热闹场面。湖上住宅区密集的吊脚楼一幢紧挨着一幢,游船在狭窄的水道间穿行,与吊脚楼的柱子擦肩而过,忽而往右轻轻一靠,停在了简易的木桥旁。

 

    

 

我们进了吊脚楼群内,这里有许多手工作坊,做银器的、织布的。银器制品都是缅甸百姓生活中最常见的劳动用具或是生活器皿、首饰,精制灵巧;织布多是妇女,花样古朴,色泽鲜艳,做工精美。一位妇女蹲着捻线,她们从湖中采集野莲,切成段后抽出丝,一段接一段捻成线,晾干织成布它就是天然的藕色,这种由野莲丝织的布,都拿来制成围巾,说是有一定的保养皮肤作用,价格不俗。这儿不像国内的旅游购物店,把商品神化了,往游客腰包中套钱。作坊里的妇女们各自忙碌着,不是为了展览,也不是做秀,仅仅是为了生活,你喜欢了就买,不想买,那各式服饰,看着也是一种美的享受,像是缅甸人的生活一样的质朴而又绚丽。

 

在返回的水路上,过了一座庙,船夫要靠岸让大家进庙拜佛,我和青云觉得都是庙,尽是没什么看头,说不看了。船才离庙,湖面上乌云密布,还来不及说声下雨了,瓢泼大雨伴着疾风劈头盖脸砸了下来,船顶着风雨在水幕中挺进,顷刻间湿透了人,湿透了船,也湿透了那山那湖。一条小船上四五个顽童每人一把桨,跪在船上大家奋力向前划,红色的短衫、黝黑皮肤、洁白的牙齿随着呼喊声在雨中跳跃疾驰,不像是避雨,更像是戏水,我们的船飞驶而过,留在后头的是孩子们的呼喊声和银铃般的笑声。

 

 

                   

 

船拐到另一座寺庙,大家才上木桥,雨,嘠然而止。船夫站在船尾脱下湿透的上衣,露出健壮的身板,臂头纹着美丽图案,他举起双臂,用缅甸话朝我说:见庙都不进去拜佛,那有不遭雷雨的。我是否懂得听缅甸话,对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对佛的忽略让他难于接受。

雨,总是在那个时候要下,若进了寺庙,自然避开了那阵雨,又得到佛的保佑。人心浮躁,逆自然而行,那可能决不是缅甸人。船夫穿的沙笼湿透了,他两手朝下抓住两端往上一提,然后用右手从后面将沙笼拾起,扎在后腰裙头上成了短裤,蹲下身来,手抓瓢子将船里的积水泼向湖里。

这寺庙叫“跳猫寺”,已有百年历史,寺内养了一群猫,僧侣们将猫训练成能表演钻圈,大家称这寺为“跳猫寺”。寺内铺满了凉席,席上摆放着茶水、炒黄豆,进寺的人席地围坐,喝茶,吃炒黄豆,看年青的僧侣手持铁圈让猫跳起钻圈。没有喝彩,没有惊呼,大家静观、喝茶、吃豆、闲聊,让浮躁的心在阴凉、静谧的寺庙内平稳安宁下来。

 

                   

 

灿烂的阳光,湛蓝的湖水,奔驶的快船,伴我们回到出发地。青云嘱咐我要给船夫小费,1000元缅甸币,塞给了船夫,感谢他,可能心里更多是表歉意。

 

 

意外收获——嘎古佛塔群

 

第二天一早,黄永忠就带我们上东枝山顶,鸟瞰东枝。黄永忠是30多年前才从福建老家到缅甸来的,那时我正好随父母从缅甸回老家定居,国门两头一进一出,弹指一挥间,30多年过去了。

黄永忠说,东枝是全缅甸最干净、气候最好,最适合人居住的地方。之前他曾有过短暂的外住经历,最后还是扎根在了东枝,他对儿子出国到欧美的要求不屑一顾。生活就是为了享受,东枝已是享受生活之地,何苦再去寻寻觅觅。

 

山顶寺庙住持是位福建籍高僧,已是几代华侨了,不懂中文。住持,大学毕业后曾经过商,赚过钱,但佛心不眠,在仰光弃商,出家入了佛门。二年前,被佛学会派往东枝寺庙住持。到东枝后,又派到欧洲学习交流一年,刚回来。得知住持在,拜过佛,拜见住持。住持年青,懂得英语,深韵佛法,得知是中国来的客人,便寻问中国僧侣对坐禅的看法,因为他听说中国对僧侣坐禅不太倡导等等。住持道出自己对坐禅的理解,就出家人而言,坐禅对于修身养性是极重要和有意的。在缅甸,僧侣是倍受尊敬的。僧侣们清晨出寺庙向百姓化缘归来,过正午12点便不能进食,诵经,坐禅修炼至日落。那些隐居在浦甘遗留的佛塔中坐禅修炼的僧侣,每七天才出佛塔化缘一次,要求的物质生活,仅仅是为生计,而追求精神生活却是无尽。遗憾我们没时间与住持交流,起身告辞时,住持树起右掌说声“再见”,那纯正的中国话着实让青云惊讶十分,脱口说道:很标准呀! 住持含笑让道,留下的只是个迷,住持懂中文?为何出家?坐禅修炼,心境已到何处?对繁华喧闹的市井还依恋与否?

 

下山后,我们直奔“嘎古”,从东枝到嘎古往返驱车要三个小时的路程。从浦甘飞往东枝时,青云从随机读物上得知这个已有千的历史,至今鲜为人知“嘎古”佛塔群,到东枝后便向黄永忠提出去嘎古要求。好呀,黄永忠即刻答应,一个意外的惊喜就在不经意间获得。

嘎古地处于景颇族与东巴族居住交接地,为争这片地,两民族长年引发战争,最终由东巴族所控。男女穿着一身黑衣黑裤的东巴族实际上是从中国广西迁移来的侗族,但他们更愿意人们称他们为东巴族而不是侗族。

佛塔群建造在一片开阔地,塔群正方处两旁成排高大的榕树,巨大的树冠连成片,像是两道天然屏障护着这千年圣地。塔是集中建的,排列整齐,紧挨着建,塔与塔之间只能容一两人并肩入内,塔高不过10,下方上圆,塔中供佛处的门窗周围塑有花纹,繁简不一,塔身四周雕塑着各式各样的人物、动物、想象中的吉祥动物,或蹲或站或坐或跪,造型略有夸张,形象有趣生动。塔身由砖建成后,外层塗上泥灰。在这有一千多座佛塔群中,只有靠外延的塔修缮过。更多塔,在岁月流逝中塔身长满了厚厚的青苔,失去了原有的光泽,显得古朴厚重;有的外层的泥灰早已脱落,露出由砖砌成的塔身,有棵巨大的榕树依着塔身长,最终包裹住整个塔。修缮过的塔如同刚建好一般光亮。

 

   

 

据说,浦甘至今未能评为世界遗产的主要原因,是缅甸人对待古迹的修复不能遵循世界上所有国家对待古迹修复的原则——修旧如旧。其实,缅甸人眼里并没有把浦甘、大金塔这些已有近两年佛塔当成文物,或古迹,或是遗产来看待,而是缅甸人心目中的圣地,外界怎么看并不重要,重要得是他们只会按照对佛的真诚,倾之所有,修缮一新,光彩照人。在浦甘,一些破损严重的大佛塔,塔尖上总是贴满金箔,仰光的大金塔更是统塔金光闪耀,根本看不出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那种的沧桑和沉重。若不是国力匮乏,我们所见到的浦甘塔群塔顶应该处处是贴满金箔的金塔。

 

                                                   

 

在缅甸,无论是城市或是乡村,你都能看到保持自己民族特色东西,男穿沙笼,女穿统裙,穿拖鞋;老少尤其喜欢塗檀那卡,一种产于缅甸中部的树枝,在石盘上磨成浆后涂在脸上、手臂,可防晒、弃暑、美容,打好底浆后,每个人按自己喜欢的样式在脸颊上绘出各式图样;传统美食、古典音乐、精美的漆器、日常交往的礼数,纯朴的民风。实际上英国人在缅甸统治了200年,可缅甸人依然保持完好的传统的民风民俗。

                                                   

仰光,没有战争的地方

 

24日,我们由东枝飞往仰光。

第二天,吕振膑、苏一心领我们上了瑞达宫大金塔。你任何时候到大金塔见到的都会是金光灿烂的大金塔,一尘不染。140多米高的圆球塔顶,嵌满了硕大、价值连城的钻石、红、蓝宝石,是缅甸百姓捐献给佛的。在缅甸,人们生活中佛是第一位,清晨起来首先给家里的佛龛端上清水,插上鲜花,然后才做其他事。有钱,就想着为寺庙,为僧侣布施。在大金塔,只有游客漫步参观,缅甸人,男女老少无不手持鲜花拜佛,往佛像浇清水。拜佛姿式也十分随意,有蹲的、跪的、盘腿坐、侧身坐的、站的,唯有心诚是一致。在国内拜佛,是要三跪九拜,持香的姿式也是严格的规定,不同的佛,还有着不同的拜法。

苏一心说,缅甸人拜佛祈求,求得是他人,求得是来世,平安为主,而中国人求子,求发财,求眼前,两国人拜佛祈求从本质上就不一样。在大金塔有一位信徒,盘腿坐在红布上,面前摆放佛珠等佛具,手持长长的佛珠,仰望佛塔、苍天,虔诚、专注拜佛祈求。何求?恐怕只是不为自己,求什么,都可以坦荡面对佛。

 

                  

 

在缅甸,印度裔移民史跟华裔一样的悠久,人数也相当,在仰光闹市区明显分着印度区和华人区。印度裔相对华裔而言更加保守。在缅甸流传一种说法:像华人一样赚钱,像印度人一样守钱,但不要像缅甸人那样花钱。当讲到缅甸人花钱时,他们的生性好玩成了经典的笑话。说一家缅甸人手中的钱只够吃餐饭,但晚上又上演一幕好戏,是吃饭还是看戏,缅甸人宁肯饿肚子去看戏。说缅甸女人没钱看戏时,宁可當了自己的筒裙,买票看戏。以前缅甸不知何为典當,是中国人来后,懂得缅甸人性格才开了當铺,才有了典當一词。

缅甸人追求的是精神上的享受,中国人追逐的是物质上所得,原本就是两股道上跑得车,目标不一,看法不同,理解差异,说不清誰获得什么,誰在享受生活。

华侨都认定缅甸国土之大,物产之丰富,自然条件之优越足以养活1亿人口,现在缅甸人口只有5400万,还可以放开了生。我没认真算过一个在缅甸的家庭中,是华裔、是印度裔,还是缅甸人子女多。但是,许多出国的华人,把国外没有计划生育当成国内已绝迹的绿洲,时刻准备在赶赴那绿洲,去耕耘去播种。

29日,下午,我们乘机离开仰光,前往柬埔寨。在泰国过境时,机场室内足够冷气和室外无处躲避的热浪,让我觉得无所适从。回望缅甸,那贫穷落后,但又自然富饶国度,古朴优雅的民风,心气平静,易于满足的百姓,是否应该是人类理想生活的仙境。

 

2006618-25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